科技前沿

全天下最好吃的菜??外婆的菜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04 02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全天下,最被世人认同的菜,大概是“外婆的菜”。我的外婆有八个女儿,是外婆中的战斗机,做菜当然是绝顶高手。

被黑成“天边海外”的古寨乡老虎庄村,留下我童年最美妙的舌尖回忆。村里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才通电,可是美食跟电真的没有什么毛关系。在老虎庄村外婆家,吃得最疯魔的是“花眼”。

“没钱买肚肺,睡觉养精神”是老虎庄村的谚语,家家都喜欢吃肚肺,但是显然不是家家都能吃得起。我外公有一份乡里的工作,加上我是一大家盼了二十多年盼来的第一个男孩,肚肺是有得吃的。那一大铁锅,烀一挂肚、肺、心,香气飘到几十里外。出锅切一大碗,滚烫的肚肺汤一浇,我如长城饕餮,贪婪嚼咽,村邻见状骇然,说“这孩子吃花眼了”。我迷糊中听到“花眼”二字,鬼使神差想到猪肺气管部位,那是美味啊,连忙接口“花眼我也吃”!从此,老虎庄村把肚肺汤一概称为“花眼”。

外婆家美食龙虎榜上,第二位必须是馄饨。我们的发音非常乡土,叫“魂荡”(音),也叫“猫耳朵”。我酷爱一切馄饨模样的食物,无论抄手、云吞、扁食,还是大馄饨、小馄饨、汤馄饨、煎馄饨,但是走遍千山万水,就没吃到过比外婆包的馄饨更美味的。面皮薄厚恰到好处,肉味浓郁恰到好处,葱放得恰到好处。我老太(外公的母亲)和外公,以及我爸,都酷爱这一口。每次我到外婆家,他们便假我之名,说安子喜欢吃馄饨,让外婆赶紧包。外婆一顿忙乎,大铁锅里烧水,下了馄饨,几遍激水,大漏勺一盛,什么醋啊酱油啊,都是多余的,筷子一提,没得命了!

外婆包的“魂荡”只有一种馅儿,那就是纯猪肉

“魂荡”是没有汤的,也不像抄手那样用红油拌

馅儿非常饱满,鼓鼓囊囊煞是喜人

作者手绘“猫耳朵”

小时候大多数光阴都是在外婆家度过,我如饿鬼投胎,嗅觉灵敏,飞扬跋扈,吃遍全村。老虎庄村饮食最奇怪的一点是,兽类只吃猪,禽类只吃鸡,搞得我老大了才知道还有牛羊鸭鹅这等美食。有猪其实也足够了,每当我要光临外婆家,外公就去街上“称猪肉”。外婆做的猪肉,无外乎三种,烧炒炖,我都奢之如命。我喜肥厌瘦,据说小时候外公喂我吃肥肉,把脸背过去。村邻不解,外公解释看着我吃得满嘴流油想吐。村里有数学好者,掐指一算,我每年吃猪一头半。

到了我四年级的时候,外婆家搬到了县城,我也跟着过来。外婆的厉害之处,是根本不被食材、地域、气候所局限。我对《舌尖》上动不动就“美味的秘密是因为这里的水(或者其他什么东西)”感到非常不屑。到哪儿外婆做的菜,都是那个味。哪怕是今天这种质量的肉和菜,所有人都抱怨不如以前香了,可是外婆还是能还原出以前那个味,经得住我这根挑剔口条的检验。

疫情管控渐渐放开,前阵子我去了外婆家。八十五高龄的外婆提前准备了两天。炒大肉,烧鸡子……当然了,必须有“魂荡”啊!我得以变身为隐藏很久的大吃四方的食神。

Power by DedeCms